您的位置:主页 > 打拼深圳 > 同在深圳打拼 谁赚大钱

同在深圳打拼 谁赚大钱

2017-06-26 12:56 来源:网络整理 

同在深圳打拼 谁赚大钱

的大有人在,更何况,他们的头顶上还都悬着一把随时可能被解雇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那把剑可是明晃晃的,落下来就见血,一点儿都不含糊。

按个人收入申报的规定,我属于年入12万以上的“富人”;按税务局公布的首次申报人数,我属于11.3万分之一。深圳有户口没户口的常住人口,据说已经有1000多万;也就是说,所谓“富人”不过也就百分之一左右。你把这些数字拢在一起再来看,怎么还敢说深圳人有钱?——这些数字可不是我编出来的,都是正经的官方统计数字。

传说美国人有句话,大意是“如果你爱他,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深圳在这一点上跟纽约没有多少区别,深圳街头出没的不都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富翁富婆,堵车固然很厉害,但公车和地铁里也仍然是一派摩肩接踵、你拥我挤的景象,而那些飞驰或堵在大街上的汽车,有很多还欠着银行的钱。

前段时间休假回乡,跟一拨儿老同学一起吃饭,席间说到收入,大家都说我在深圳赚大钱,我苦笑,悠悠说出一句“只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揍”。大家都只顾笑,却似乎没人理会我那70平米的客居每月房租就得三千大洋,这还没算物业、水电、煤气、网络和有线电视那一大堆的“费”。

的确有人在深圳赚着大钱,但确乎不是我这等薪水族。

我们走的太快,连灵魂都跟不上了

标签:

同在深圳打拼 谁赚大钱

打拼 SOHU 复制本文链接 邀请好友来看

24岁的我,目前在一家广告公司从事策划文案工作。

大学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采购。那时候的自己单纯,好胜。完全不懂人情事故,说话直来直往,还很容易哭鼻子。而怡怡这家家族性质的公司内部“风声水起”,主管和厂长暗里斗,明里争。QC主管又和外贸经理(经理是女的)有着极其暧昧的关系,意味着要想在公司做下去,就必须跟其中的某些人关系处理得当。可惜,刚入社会的我,哪懂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说话总是很冲,一幅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结果可想而知,我的顶头上司Alex并不接纳我,其另一个助手因为我的一次无意把他开车外出的消息告诉给老板,而在后来的合作中对我百般刁难,尽说些很伤人的话,曾经当着公司几十号人的面指着我,大声的训斥,丝毫不给面子。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多次躲进厕所小声的哭泣,回头想想,当时为什么会那样隐忍,不为自己争取一点自尊。

而采购部的工作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公司专门生产出口家俱,所属马来西亚总部。餐台,餐桌,餐椅一应俱全,在车间熟悉了一个月,了解到一套家俱的成本,组成配件,工艺程序,正式投入跟供应商订货,议价,周旋的过程,从早上8:00来上班,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有时甚至一口水都喝不上。马来西亚人跟德国人的做事方式很像,事无巨细,连拿个工艺图纸都要签上大名,限期归还。有时候来不及把送货单交给仓库,就会遭至财务(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