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国外资讯 >

国外职业教育成为“香饽饽” B07

    □本报综合报道

  世界技能大赛被称为“世界技能奥林匹克”,是最高层级的国际性职业技能赛事,其竞技水平代表当今世界最先进水平。2017中国国际技能大赛日前举行,来自35个世界技能组织成员的400余名选手和专家应邀参加,共设置21个比赛项目和24个展示体验项目。其中上海赛区赛场设在上海世博展览馆,有15个比赛项目和19个展示体验项目。本次大赛作为“热身赛”,将为参加今年10月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的各成员选手创造实战训练和提升技能的机会,为中国上海申办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积累经验。
  据了解,2010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技能组织,此后,越来越多年轻的中国高技能人才迈出国门走上世界舞台,在“技能奥林匹克”上展现大国“工匠”风采。在上海这样一座有创新力的城市,青年对于职业教育的态度正在悄然转变。
  事实上,在国外职业教育也深受重视,不少国家甚至把职业教育视作教育体系的“中流砥柱”。职业教育为何成了“香饽饽”?一些国家的做法值得借鉴。

  【瑞士】
  职业教育并非“后进生”

  在瑞士,职业教育并不是“后进生”的归宿,而是国家经济链条上重要的一环。作为联邦制国家,瑞士各州享有教育的立法权和管理权,但唯独职业教育由联邦和各州共同管理。
  早在100多年前,瑞士人就认识到职业教育的重要性。由于资源匮乏,没有重工业,瑞士只能靠进口原材料加工业立足,这就对工人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世纪30年代,瑞士颁布了第一部 《联邦职业教育法》。2004年,瑞士又顺应时代发展,颁布了新的《职业教育法》,重新对政府和企业职责、专业教学以及学徒培训内容、从业人员资格、质量保障机制等作出规定。
  “一个健全的人必须掌握一技之长,并获得一份工作”,瑞士人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概念。根据法律规定,瑞士学生在小学二年级就要开设各种手工课程,养成劳动兴趣和习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学校要对学生进行系统的职业指导。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没有人会因为选择了职业教育而感到低人一等。
  其实,瑞士的职业教育是一种衔接高等教育,面向终身教育的体系。瑞士学生在完成义务教育后,30%的学生到普通高中就读,并准备上大学;5%的学生进入实科高中,属于升学就业两手准备;65%的学生进入职业学校学习,这些人中有90%以上将在毕业后直接就业。对义务教育后不能决定自己去向的学生,瑞士设立了“十年级”。这一年可以就近到普通中学或职业学校试读,适应后再作出选择。
  但是,如果以为瑞士的职业教育不过是熟练工种、简单劳动,那就错了。瑞士人认为,创新无处不在,而职业教育更是重要的领域。在未来增长型行业方面,瑞士保持着领先地位。生物技术、医疗设备、信息和通信技术、微技术和纳米技术、环境技术和共享服务等领域的迅速发展,也对这个国家的职业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

  【加拿大】
  大学毕业到职校“回炉”

  在加拿大,从职业教育学院毕业的学生有时候更好找工作,有的薪酬甚至比大学毕业生还高。因此,很多大学毕业生如果找不到工作,就会到职业教育学校“回炉再造”,增加自己在就业市场上的竞争力。
  一般来说,加拿大的职业教育采用学分制,2年左右就能完成。这给了学生比较大的自由,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课程,只要修够本专业的学分,就可以毕业。此外,有些学生上了职业学校,还可以再申请上大学,职业学校与大学的一些课程学分可以互认。哪科是可以转学分,哪科不能转,学校都会很清楚地标明,便于学生选择,帮学生节省了不少时间
  目前,加拿大职业教育中比较受欢迎的专业有网管、美容、木工、电工、会计、文秘、室内设计、汽车喷绘等,学校会根据不同的专业规定文化课程和实践课程各占多少学分。很多专业实行的是与企业联合办学的模式,比如英属哥伦比亚学院的飞机修理专业,学生实习会直接去航空公司。
  同时,加拿大的职业教育还允许学生转换专业。如果学生在学习一段时间后感觉这个专业并不适合自己,就可以申请转学别的专业,过去所修的一些课程的学分也不会作废。转换专业的手续和程序很简单,给了学生很大的选择空间。

  【新西兰】
  造就终身职业教育体系

  新西兰人很早就已经意识到与诸多大学所提供的学术理论教育相比,技术培训和职业教育更为重要。尤其是近十多年来,新西兰政府更是十分重视发展职业教育。目前,新西兰除了有400多所承担了一定职业教育职能的高中学校外,还拥有20所公立的理工学院(即国内的职业院校),以及一千多个行业及私立培训机构,职业教育体系得到进一步完善与发展,为新西兰经济、社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新西兰,接受职业教育与培训,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重要部分,参加职业教育和培训的人数在逐年稳步上升。接受职业教育和培训的人员中,既有五六十岁的老人,也有怀揣大学毕业证的中年人,还有已工作多年的职员,他们或为了重新就业,或为了转换岗位,或为了升职,在理工学院都能获得自己所需要的职业教育与培训。
  职业培训没有空间和时间限制,可以在工作岗位、相似的工作环境和教室中进行,时间上分为业余班、晚班、周末班。培训同样也没有年龄和区域的限制,从15岁到65岁,只需走入社区门口的培训点,人人都可以参加。更重要的是,培训也没有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的限制,理工学院开设的课程从受训者的需求出发,学习的方式可以随着受训者的接受能力和时间进行调节。
  正是这种开放、灵活的学习模式,造就了新西兰独特的终身职业教育体系。

  【英国】
  “学徒工”越来越受青睐

  在英国,职业教育与学科教育、各级学位教育的地位并驾齐驱,职业教育培养的人才在就业上优势鲜明。拥有英国国家职业资格证书三级(NVQ3)的技术工人,平均年薪可达24000-26000英镑。相比之下,英国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平均不到25000英镑的起薪显得没有很大优势。所以,一个在劳斯莱斯工作的学徒工岗位可能要比牛津或者剑桥等高等学府的申请更热门。10年前,英国全国范围内有大约6万名学徒工人,而今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48万名。英国政府每年对于职业教育的投入超过600亿英镑,每个城市都设有自己的职业学院。
  在英国,义务教育结束后,约有50%的人选择包括学徒制在内的职业教育。最受欢迎的学徒制课程有客户服务、商业行政、酒店和餐饮等。

  【德国】
  职业教育实行“双轨制”

  德国实行“双轨制”职业教育,即学校传统教育和企业学徒培训并举,涉及近350种职业,以培养学生专业技能为目标。而联邦政府则扮演“指挥棒”的角色:制定统一的职教法律法规,规范职教机构的资质和管理; 同时采取各种激励措施,吸引更多企业参与。各州政府负责学校的内部事务,包括课程安排、教师培训等; 地方政府负责学校的外部事务,包括校舍兴建、教学资料购置等。
  “双轨制”职业教育的经费从何而来?由德国联邦政府、各州政府、地方政府、欧盟以及企业、工会、行业协会、私立机构等共同承担。据介绍,德国的小学、中学和大学均实行免费教育。相对于大学教育,“双轨制”职业教育学制较短,经费部分由企业承担,学生从十五六岁开始步入就业体系,在某种程度上节约了国家的教育经费开支。学校方面的经费,主要来自各联邦州和乡镇的税收收入。企业则承担学生在企业进行培训的所有费用,并向学生支付一定的生活津贴。
  社会各界的通力合作,为各类职校配备了优化课程设置、打开市场大门的“钥匙”。

  【美国】
  推广职业高中“加长版”

  在开办职业学校方面,美国一度走得并不顺利。近年来,一种学制6年、可拿到大学专科文凭的职业高中在美国悄然兴起。
  2011年,纽约市率先成立了由IBM公司投资并直接参与课程设计的6年制职业高中 P—TECH。与4年制普通高中不同,P—TECH办学目标明确,要让每个学生一毕业便能从事入门级的技术工作,比如IBM客户软件师等,年薪预计可达4万美元。学生将同时获得高中和工程学或者信息技术专业的大专文凭。
  IBM等大公司与公立高中合作、近乎“定制”的职业教育模式,大大拉近了学生与企业之间的距离,P—TECH模式引起了外界高度关注。2012年秋,芝加哥市一些公立中学和附近大学、科技企业联手开设了五所6年制公立职业高中。缅因、马萨诸塞、密苏里等州教育机构都在酝酿效仿。当时奥巴马政府也向国会提交建议,拨款推广产、学、研相结合的职教模式。
  不过,尽管广受赞誉,P-TECH真正的考验还没到来,该校的首批学生将于今年毕业,他们的就业情况将成为美国职业教育改革尝试最有说服力的答卷。

http://www.cpic-ing.com.cn/XKl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