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热点资讯 >

迷你KTV抢市,K歌APP势做破局者!

最近移动K歌市场动作频繁,或将引发新一轮K歌风潮:一是唱吧战略投资咪哒miniK;二是全民K歌与友唱达成战略合作。唱吧和全民K歌是目前主流手机移动端K歌APP,而咪哒miniK和友唱则是时下渐热的线下“K歌亭”的典型代表,这种占地只有2平方米,只能容纳2人的“迷你KTV”,如今已在广州、北京等一线城市的商场铺开,并且,正成燎原之势占领二三线城市。

迷你KTV抢市,K歌APP势做破局者!

海底捞等位的时候,唱一首可好

就像上图中的场景一样,周末去吃海底捞,漫长的等位时间考验着你的耐心,现在你可以去边上的K歌亭唱3首歌、15分钟,微博、微信是“碎片化阅读”,友唱、咪哒则是“碎片化娱乐”,它瞄准的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95后、00后人群的崭新的轻娱乐市场。

然而,为什么咪哒Mbar和友唱没有像摩拜、ofo一样自生自长,而是选择了傍上唱吧和全民K歌呢?

迷你KTV抢市,K歌APP加持打通线上线下娱乐体验

为什么咪哒miniK和友唱Mbar要傍上唱吧和全民K歌,除了“K歌”这个很强的关联性外,客观来看有以下3个因素:

第一,需要吸引资本的“概念”包装。无论是咪哒还是友唱,目前他们的角色更像是“硬件公司”,把设备造出来再卖出去,由于其业务偏向传统制造业,缺乏对资本市场的说服力,需要一种吸引资本投资的“概念”包装,与互联网模式的公司嫁接后,友唱Mbar+全民K歌,就成了时髦的“K歌O2O”。

第二,需要线上的内容和用户流量。迷你KTV虽然面向大众,但其实是一门to B的生意,机器是卖给投资者和加盟商的。而尚处于新兴事物的迷你KTV,又需要大量的消费者消费快速覆盖成本,如何快速推广普及获取种子用户成为当务之急。拥有3.5亿用户、4000万日活的全民K歌加入,对原本只有400万用户量的友唱而言,可能会有显著的流量提升。

第三,需要打通线上线下的娱乐体验。线上线下打通后,在友唱Mbar唱的歌曲可以分享到全民K歌。未来的功能不止于此,试想一下,能够像共享单车一样能够在全民K歌APP上实时查看周边友唱Mbar的数量、位置、实时使用情况,提前完成预约、点歌等功能,这样快捷方便的体验才是用户真正想要的。

K歌APP求变,全民K歌软硬件兼备构建音乐娱乐新生态

“K歌亭”时兴的背后,是传统KTV的没落,而唱吧、全民K歌的加持,也昭示了“移动K歌”——这个诞生已有5年之久的事物,到了蜕变之日。

5年前,唱吧的诞生掀起了移动K歌热潮,然而,热潮很快褪去,2015年后,进入用户增长瓶颈。而随着音乐正版化,K歌APP也面临了版权费用高企的困境,这种情况下,一批K歌APP被市场淘汰,去年,IDG投资的一款K歌产品“一起唱”C+轮融资失败濒临倒闭破产,8000余万元押注打了水漂。

移动互联网时代瞬息万变,这两年,直播、短视频等一个又一个的现象级产品逐渐抢占了消费者的注意力和碎片化时间,也就抢占了原本属于移动K歌的用户。

移动K歌虽然刚刚诞生5年但正在“求变”。2014年9月,全民K歌的出现,再度将手机K歌拉回大众视野,作为后起之秀,全民K歌以2年3亿用户,登顶移动K歌类APP榜首。这背后,全民K歌是如何做到的?

第一,软件。在产品功能上,全民K歌已不再局限于工具性的K歌功能,在围绕用户唱歌需求的基础上,推出段落重唱、智能打分、好友擂台、趣味互动等特色功能,更好的满足用户对线上和线下消遣娱乐需求。另外,紧跟音乐圈大势,全民K歌也不仅是K歌平台,还是音乐社交平台、粉丝经济平台、网红造星平台。举个例子,前段时间,好妹妹乐队在乌镇进行了专辑《实名制》的封闭创作营,期间在花椒、来疯、唱吧、全民K歌等8大直播平台进行直播,全民K歌164万的在线人数是8个直播平台中最高的。

迷你KTV抢市,K歌APP势做破局者!

第二,硬件。音乐需要听,听就需要设备,除了最新的K歌亭,传统的耳机、音响、麦克风等都是硬件。去年底,全民K歌联合麦克风缔造者途讯“跨界”推出了一款定制麦克风,与以往的K歌麦克风不同,此麦克风自带扬声器、DSP、防啸叫等技术,实现了“K歌-歌声优化-实时回放-上传-分享”的整合性K歌体验。

软硬兼备,正是K歌APP的求变之路。当然,这也不仅仅是K歌APP的选择,也是如今数字音乐平台的求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