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中左三为CFO姚珏,右一为周鸿祎妻子胡欢图中左三为CFO姚珏,右一为周鸿祎妻子胡欢

新浪科技 韩大鹏

360公司回归A股前后,已“折损”了多员大将。

在其公布的高管名单中,COO陈杰、CFO和副总经理廖清红相继离开。昨晚,360集团集团董事长发内部信时坦言,当姚珏跟他表示因个人原因想休息一下时,他感到很突然。在他眼中,姚珏是创建360至今最为重要的战友、朋友,或者说亲人。

新浪科技就此采访了相关人士,试图探究高管离职的背后原因。

CFO姚珏离职 常与周鸿祎出席商务场合

公开资料显示,姚珏为中国注册会计师,2000年前后,她曾任职于财务总监,于2006年加入360担任财务总监,2008年升任财务副总裁,于2012年5月成为360联席首席财务官CFO。

在任职360 CFO的近6年时间中,周鸿祎曾带领姚珏出席过多个大型商务场合,但她少有发言。一位与姚珏有接触的360人士告诉新浪科技,姚珏身为CFO行事低调,在内部主要负责公司战略投资和处理与投资者的关系,同时也负责公司的内部把控与财务监管。该人士透露,360内部的中高层对姚珏有着较高的评价,不仅因其有长相和才华,更重要的是,她对公司财务、投资状况了如指掌,而且对360的部分业务线也有较深的了解。

除此之外,她对风险把控的能力极强。该人士称,360从美国拿回大额投资,都需经过她手,再将资金投入到体系和具体业务中。在360回A过程中,姚珏时常加班,频繁与周鸿祎等人进行沟通,提出过多项有预见性的问题,这些都推动了360的发展。

天眼查显示,姚珏在三企业中有董事职务天眼查显示,姚珏在三企业中有董事职务

分析:离职或因三重原因

昨晚,姚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个人与公司相互成就,她感谢创始人以及陪伴多年的同事。但其未透露离职具体原因。

实际上,从姚珏的履历上不难看出,她的职业生涯经过多重战役:搜狐IPO与搜狐复杂并购;360美国挂牌以及私有化;帮助360完成借壳上市。

一位接近360的人士向新浪科技猜测,姚珏的离开可能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是压力与回报。按照360董事会格局以及周鸿祎的风格来看,姚珏的上升通道有限。她虽位高权重,并为360私有化和借壳上市立下战功,但所持有的股份,在诸多自然人股东里,排位相对靠后。虽然周鸿祎喜好人才且出手大方,但与姚珏所承受的责任与压力可能无法形成正比。另外,身为高管股票无法套现,离开后或许有操作空间。

第二是承诺与风险。根据360公司借壳重组上市的相关协议,360公司承诺2017年至2020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29亿元、38亿元和41.5亿元,共计130.5亿元。而本月初,360发布的财报显示,2017年归属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7.5亿元,比首期业绩承诺的22亿元多出5.5亿元,但是,导航、游戏、搜索业务是主要收入贡献来源。而周鸿祎更看重的是围绕安全方面的自主创新能力和研发,例如搭建研究中心,布局AI技术以及研发智能硬件等,“为了完成余下3年的承诺,不排除未来会采取激进的财务策略,比如资本运作,这也可能导致风险”。

第三是跳槽与需求。互联网公司的发展日新月异,很多企业想尽早踏入资本市场,姚珏显然具备了这方面的资历和专业程度,所以也存在被高薪挖走的可能性。

COO陈杰与周鸿祎COO陈杰与周鸿祎

COO陈杰“退休” 曾代管游戏业务

与姚珏相比,COO陈杰的离开则显得低调许多。

今年3月底,有知情人透露,陈杰已从360公司退休。360官方曾向新浪科技回应称,早在去年10月,陈杰就因个人原因辞去了COO职务。

从时间点上判断,去年11月3日凌晨,A股公司江南嘉捷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360拟借壳上市。所以,当时的陈杰事先应知道此事,但却在宣布重组的前夕选择辞去了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2月底,360宣布任命陈杰为公司COO,主要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直接向360CEO周鸿祎汇报工作。

周鸿祎当时评价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领导者,“她过去几年已经展现出了卓越的能力。我十分信任她的能力,相信她能优化我们的业务,利用我们的各种优势更好地服务于客户,并推动360取得长远成功”。

2017年2月,陈杰作为COO代管游戏业务,仅仅半年后,周鸿祎收权。

分析:或因未改写业务困局

在上述人士看来,周鸿祎十分看重游戏业务发展,但陈杰未能改写困局,或者说在半年时间内未见起色,在被周鸿祎“调岗”后,或许是导致其最后“退休”的原因之一。

实际上,在过往的几年中,360的游戏业务一度出现频繁换帅甚至员工离职潮。

2015年11月,360宣布任命前完美世界首席商务官许怡然为游戏业务总裁。隔年,许怡然发布了360游戏战略规划。在上任15个月后,许怡然离职,转由陈杰接手,去年8月,周鸿祎宣布亲自推动游戏业务发展。

据新浪科技了解,在陈杰离开的同时,360游戏部门曾出现离职潮,包括手游业务负责人等关键岗位,多人相继离职。

一位曾就职于360游戏业务的员工告诉新浪科技,该业务团队扩张过快,人事芜杂,流程繁琐,文化失衡,“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处理破事儿上,很少能构思对行业有价值的东西”。

在调离陈杰后,周鸿祎又请来完美世界集团董事张云帆担任顾问,还有前星游传媒CEO崔娅。

“希望从今年(2017年)星耀360开始,360游戏给合作伙伴一个惊喜”,在去年ChinaJoy上,周鸿祎对游戏业务寄予了厚望,称将加大游戏业务投入。

遗憾的是,他的期盼终究抵挡不住现实的残酷。

在江南嘉捷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上,周鸿祎承认了游戏业务的下滑。当时他认为,下滑的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跟不上时代的发展。360原来的游戏业务营收主要来自游戏的下载推广,目前已调整业务方向,在手游方向重视独代发行和精品运营。

二是游戏运营模式的瓶颈。360之前的游戏运营模式仅是联运分发,但在2017年上半年整个国内手游市场爆款游戏寥寥,导致该模式遇到发展瓶颈。他同时透露了策略,称要通过投资、招聘,建立手游的自研团队。他看中端游的巨大市场,认为端游依旧是ARPU值最高、收益率最好的品类,未来会加强在端游方面的联运。

时隔半年后,360发布了回归A股后的首份财报,其游戏业务确实处于下滑状态。据财报显示,2017年360游戏业务贡献了16.92亿元的营收,同比2016年下滑了35.25%。

结语:

3月底,周鸿祎在微信朋友圈中说道:“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此话引来外界猜测。

时隔两天后,他澄清说:“最近状态不好,挫败感源自平衡不好工作和家庭的无能,大家不必牵强附会瞎猜胡乱联想了”。

时至今日,再来看此番言论,则显得意味深长。

周鸿祎口中的“挫败感”,到底真因工作家庭原因?还是高管离职?或者是回归后股价遭遇暴跌?甚至是通过CDR途径无需拆VIE架构呢?……

其中苦涩,或许只有他自己明白。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